北京通报3例境外输入病例:均来自美国 涉两个航班


肯塔基州州长安迪·贝希尔(Andy Beshear)也对媒体表示:“这真是一个挑战,联邦政府叫我们自己搞定医疗资源的供应链,然后又从我们找到的供应链里买物资。”

联邦政府甚至因此招致美国医院协会、美国医学会和美国护士协会的“警告”。这些机构日前联合致信白宫,敦促政府动用《国防工业生产法》,以紧急提升医用物资生产能力。他们在信中警告,在美国最早出现社区传播的地区以及其他许多区域,N95口罩、防护服、外科口罩、护目镜、重症监护病房设备等物资消耗迅速,现有补充并不能弥补需求。

除了医疗物资外,美国医疗体系能否扛住这次疫情的打击也是一个问题。纽约州政府预计,到疫情顶峰时将需要十四万张病床,而目前当地只有五万三千张。而且此次疫情中重症病患的病死率高,甚至需要全天候把守ICU才能及时救治病人,但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,大多数医院只有住院医师或执业护士会在晚上留守ICU病房。这也让人对美国医院能否担住疫情的考验略有担忧。

事实上,美国在这场疫情中的反应确实相对滞后。有美国留学生向21新健康记者表示,“直到3月中旬,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。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。”

病例2、病例3为夫妻,丹麦籍。3月13日,夫妻二人自加拿大多伦多出发,途经台北,飞往泰国。21日由泰国飞抵上海浦东机场,抵达时妻子出现咽部不适,后缓解。入关后由苏州市工作组接驳车转运,22日到达苏州市隔离点隔离医学观察。27日夫妻二人核酸检测结果均呈阳性,由120救护车转运至医院,CT显示两人肺部呈异常改变。28日夫妻二人被确认为确诊病例。

“当我们需要三万台呼吸机的时候,你只给四百台呼吸机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用?你来从这急需救命的两万六千人里选择要用呼吸机的吧。”

专家提醒:当前疫情防控进入了新的阶段,要把加强涉外疫情防控作为重中之重,统筹做好疫情防控相关工作,切实做到精准防控,推动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全面恢复。

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。相对于确诊病例,对于隐藏的无症状感染者,如何进行防范、如何降低感染率,成为当前的重点,也是难点。当然,这也提示我们,在目前全面复工复产之际,疫情防控仍丝毫不可松懈。更为重要的是,防控传染病,不单单是专业医生、疾控人员和政府的事,也是每一个公民的事情。

这名网友补充说,“总统和州长说,有足够的防护服提供给医护人员。然而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。请大家做点什么吧,打电话给你选出的代表,如果你有物资,就捐出来。”

3月27日,有美国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,其医生父亲竟要用浴帽和外卖饭盒来自制防护面罩。